91岁老部下祭奠黄骅烈士

发布时间:

  刘忠文老人虽然已经91岁了,但说起当年的往事,思路依然清晰。在去大赵村遗址的路上,老人说,1943年6月30日,天下着小雨,冀鲁边军区司令部在当时的新海县大赵村召开侦察会议。黄骅副司令员一早起床,饭也顾不得吃,就到大赵村参加会议。参加会议的还有司令部参谋长陆成道、侦察副股长崔光华、除奸科长陈云彪、侦通站站长齐耀庭等。“会议开了一天,大约下午6点左右,我看到手枪队队长冯冠奎带着几个队员到了会场。我当时拦着冯冠奎说,冯队长您来有事情吗?冯对我说,我找黄骅副司令员请假,说完进了会议室。不一会儿,我们就听到枪声

  本报沧州电(通讯员周如凤 记者代晴)“黄骅副司令员遇刺时,我就在屋外……”4月2日,黄骅市羊二庄回族镇大赵村惨案遗址来了一位特殊的老人———沧县刘家庙乡岗碱村91岁高龄的刘忠文。刘老在家人的陪同下,和黄骅烈士的女儿黄鲁彬、“大赵村惨案”幸存者齐耀庭的孙子齐路胜,一同来这里缅怀先烈,为英雄敬献花圈。

  据了解,刘忠文是冀鲁边区六分区司令部通讯班副班长,跟随黄骅副司令员工作了3年。后因母亲病重,不得不请假回家照顾母亲。两个月后,刘忠文再回去找当时的部队,部队已经不知去向。这些年,刘忠文在家务农。去年,刘忠文老人听说黄骅烈士的女儿已找到并定居黄骅,非常激动。他委托孙子通过《石家庄日报》联系上了黄骅烈士的女儿,黄鲁彬曾去老人家里探望。今年4月1日,黄鲁彬联系刘忠文老人,问老人想不想去父亲的牺牲地看一看芳草地心水论坛。老人激动地连声说:“去,去!我怀念黄司令!”

  刘忠文老人虽然已经91岁了,但说起当年的往事,思路依然清晰。在去大赵村遗址的路上,老人说,1943年6月30日,天下着小雨,冀鲁边军区司令部在当时的新海县大赵村召开侦察会议。黄骅副司令员一早起床,饭也顾不得吃,就到大赵村参加会议。参加会议的还有司令部参谋长陆成道、侦察副股长崔光华、除奸科长陈云彪、侦通站站长齐耀庭等。“会议开了一天,大约下午6点左右,我看到手枪队队长冯冠奎带着几个队员到了会场。我当时拦着冯冠奎说,冯队长您来有事情吗?冯对我说,我找黄骅副司令员请假,说完进了会议室。不一会儿,我们就听到枪声,黄骅副司令员的警卫员第一个冲进去,和行刺的冯冠奎相遇,当场被冯打死。等我们再跑进去,冯冠奎就逃走了。黄骅副司令员当时身中数枪,浑身是血,趴在会议桌上已经牺牲了。齐耀庭肺上中了两枪,幸好被救了过来……”说到这里,老人沉默了许久。“经过调查才知道,邢仁甫是刺杀的幕后凶手。经过周密部署后,政委派我通知邢仁甫到王家底文村开会,然后现场抓捕,由于四连连长叛变了,当时抓邢仁甫没有成功。”

  拄着拐杖一步步走进大赵村惨案遗址,刘忠文老人识字,看着黄骅烈士和在惨案中牺牲的其他烈士,老人时而动容,时而讲起他们的一些情况,还询问有没有陆参谋长的介绍。在黄骅烈士牺牲的房间里,老人非常激动,举起拐杖指着里面的一把椅子说:“黄骅副司令员就是在这个位置被冯冠奎杀害的!当时他手里还拿着一张纸条。”身旁的黄鲁彬也非常激动,她说觉得自己离父亲很近。

  在遗址外的广场东侧,刘忠文老人指着东面的房子说:“那时,这里的房子很寒酸,都是破土房,我就住在那边——— 一排五间的土房。”紧接着,老人话题一转,说起了黄骅烈士的为人。“黄副司令员特别简朴,从不摆官架子,不搞特殊化。黄副司令员身体不好,按当时规定他可以吃保健饭菜,但他不肯吃,而是和我们战士吃一样的饭。那时候条件很艰苦,司令员常常从嘴里省下钱粮去救济老百姓。司令员穿得更朴素,夏天穿绿军装,冬天穿黄军装,衣服上都是补丁,和他一样级别的领导都配马,他坚决不要。他常常对我们说,要朴素,不要与别人比吃穿,要比学习好,比工作好。”说着,老人眼圈红了。